• 吴江:法院推出手绘漫画引导纠纷化解 2019-04-16
  • 萌哭!熊猫宝宝的首场足球赛开赛啦 2019-04-06
  • “孩子别睡” 交警开道救昏厥男童 2019-04-03
  • 览海宾馆基本情况介绍 2019-04-02
  • 永远也不懂租房和买房是一对一的关系 2019-03-26
  • [雷人]你还没搞懂啊?真正炒房的正是你们自己! 2019-03-26
  • 江西日报社社长王晖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3-21
  • 尼斯湖里有啥?新西兰学者欲探测“水怪DNA”揭秘 2019-03-21
  • 第十六届中国政府网站绩效评估结果发布暨经验交流会在京召开 2019-03-15
  • 新疆兵团第六师五家渠市审计局对红旗农场农村电网改造升级工程竣工决算进行审计 2019-03-15
  • “三聚氰胺”受害儿童父亲敲诈案再审:不构成犯罪 2018-12-19
  • 双色球走势图 > 皇权 > 332 化龙

    22选5的开奖结果: 332 化龙

        没人愿意死亡!

        然而,到了非死不可的时候,那也只能认命!

        弓那张平凡的脸上,带着笑意,非常诡异的笑意,有风从山下吹来,吹得他束发的布巾微微摇晃,他脚下是一块巨石,巨石生于山坡之上,一般悬于空中,瞧着摇摇欲坠。

        他望着远方,目光穿透层层虚空,落在了某处。

        今天,便是生命的最后一刻。

        收回视线,落在身前悬浮着的那一道光,泰山神君从无尽虚空中截取而来的一道光,光线被束缚在神君的真气内,跳跃如鱼,忽生忽灭,光芒动人心魄。

        今日,他便要射出这一箭。

        燃烧元神,射出这一箭!

        射出之后,神魂俱灭!

        明知是死,他却不得不从。

        那道光中有着神君的一枚念头,他就算想要跑路,也是无处可逃,何况,他本身也没有那样的念头,他这辈子,一句话,值了!

        若没有被神君大人看上,没有选择他去侍奉,也就没有他现在的成就,没有第一神将的威名,更没有宗师级别的修为,说不定,这个时候早就已经腐烂成泥,他的那些家人也不会得到范阳卢氏的认可,摆脱贫穷,摆脱朝不保夕的命运。

        一切,已经值了!

        死!又有何惧?

        这一生,能够射出这惊天动地的一箭,也是一种幸运??!

        泰山神君曾经说过,弓若是燃烧神魂全力将那一道光射出,哪怕是大宗师当面,也须得费一番心思方才能抵御得住,一不小心的话,说不定会受到一定的伤害。

        现在,他若是和华山顾道人交锋,弓在一旁辅助,先射出这一箭,顾道人哪怕有着大宗师的修为也是避无可避,只能硬挡,心神难免受损,那时候,他再出手,必定能击败顾道人,不会再出现当初被顾道人挡在潼关之外的局面,可惜,那时候弓尚不是宗师,他也没有在虚空中截取这一道光。

        杜睿!

        这就是弓的目标!

        上一次,他半途截杀李婴宁,虽然不曾将李婴宁射杀,却也完成了任务,阻挡了李婴宁的去路,拖延了时间,让她不曾及时赶往秘境所在,后来,泰山神君的计划功败垂成,并非是他的错,而是出现了意外,出现了杜睿这个意外,是的,几个月之后,范阳卢氏那边也打探到了当时的情况,知晓了是杜睿在最后阶段不知道使用了什么秘法将降临的贪欲之主分身抹杀,使得秘境破碎。

        杜睿便是神君计划失败的罪魁祸首。

        现在,他便来诛杀这罪魁祸首。

        身为宗师强者,要想潜入关中,也花费了一番周折,多亏和泰山神君联盟的杜唐相助,弓才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这里,距离华山不过百多里的地方,也是杜睿返京的必经之处。

        现在,杜睿距离他不过十里左右。

        不能太近了,太近了很有可能会被察觉,当他将那道光放在弦上之后,杀气虽然泄露出来,惊天动地,杜睿再是防备却也来不及躲避。

        深吸一口气,弓身形一动不动,就像是雕像。

        手中的长弓悬浮起来,漂浮在他身前,他并未用手去扶着,那弓就这样漂浮在虚空之中,之后,那一道光悄无声息地搭在了弓弦之上。

        在弓的识海内,一个巨人矗立天地之间,弯弓向着某个地方。

        这时候,马车内的杜睿全身真气勃发,车厢化为粉末,簌簌而降。

        护在车旁骑马飞奔的岳冲望向了杜睿,眼神中有着诧异。

        发生了什么?

        他知道杜睿不会无故这样做,然而,他没有半点警兆,所以,一时间有些发愣。

        这时候,百里开外,清河真人的衣衫轻轻抖动,眉毛无风自动,清瘦的脸颊上有着表情滋生,那是一丝讶异,一丝愤怒……

        这时候,他背上背着的长剑发出了一声轻鸣。

        仿佛龙吟一般的轻鸣,长剑在剑鞘内颤抖着。

        因为和天道气息有着接触,清河真人已经看清楚了自家晋升大宗师的道路,天门近在眼前,当弓燃烧元神准备射出那一箭的时候,百里开外的他也就有着感应。

        这个距离,其他那些宗师强者都不会有着感应,甚至是大宗师在此,或许都不会如此。

        这是因为杜睿和清河真人有着因果线,当初,杜睿无意识地将清河真人从沉眠中拉回现实世界,彼此间也就有了无形的因果线。

        弓这一箭惊世骇俗,杀气凛然,清河真人也就变相地感应到了。

        清河真人眯起了眼睛。

        下一刻,他的身形突然消失,一瞬间之后,在百米开外出现。

        两个配着双剑的道童瞠目结舌,互望了一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此时,箭已在弦。

        识海之中,那个巨人骤然消失。

        现实界,弓的身体变成了一座雕像,那张悬浮在虚空中的长弓突然燃烧起来,有着金色的光焰在弓身弓弦上燃烧,转瞬间,那张长弓也就化为虚影,消失无踪。

        风吹来,吹拂在成为了雕像的弓的身体上。

        他脸上带着微笑,望着远方,笑容诡异。

        然后,这躯体亦如那张弓一般,燃烧成粉末,簌簌而降,消失无踪。

        光!

        无形无质!

        要想截取一缕光,比如这照射着大地的阳光,并非泰山神君这样层次的修炼者能够做到的,因为天道规则的限制,哪怕他是最顶层的存在,也做不到这一点。

        然而,那一道光有着特殊。

        这光来自无尽虚空。

        它被困在了一个裂缝之中,泰山神君分割出了一枚念头,融入了那道光之中,如此,方才能将它截取,表面上,它属于弓所有,乃是弓的箭矢,实际上,并非如此。

        它其实是神君的念头,一直都由神君掌控,弓不过是道具,就像是那张弓一般,乃是一次性的工具,一旦射出了那道光,工具也就消耗一空,不复存在。

        光!

        无形无质!

        时间空间都不曾限制,就在它搭在弦上,第一神将弓燃烧了元神的那一刻,它便已经射出了,直接射入了杜睿的识海,直奔神魂而去,射向了那个龙珠,就像是射日的后羿之箭。

        弓发动的那一刻,杜睿便有着感应。

        只有极短的反应时间,一寸光阴,如此而已!

        那一刻,杜睿的身影在虚空中闪烁着,在旁边的岳冲视线中,他就像是漂浮不在现实界存在一般,目光望去,就像望着透明的虚影,神念也没有丝毫的感应。

        龙珠旋转着,大量的龙气汹涌,如云雾升腾,神念驱使之下,化为了一条五爪金龙。

        那时,杜睿有着恍惚。

        恍恍惚惚中,他似乎又回到了黄龙秘境,回到了当初那一刻,那一刻,他有瞧见神龙升空而起,巨龙翱翔天际,有着无上威严,有着无穷的神秘。

        龙!

        因天地而生,乃世界意志的体现。

        这条神龙,乃是某个世界意志活化所具现而成的生灵,他们这些人类原本生活在这条神龙的躯体之上,乃是秉承其气息而生。

        实际上,他们也是龙,也是其意志的一部分。

        无数的意志凝聚在一起,便是龙!

        如此,也有着人道洪流。

        所以,他才能利用这信仰香火之气,这才是本方世界的本质。

        走上了这条路,终有一天,只要不半途崩塌,他也会成为这世界意志的核心,化身为龙,大可上穷碧落下黄泉,遨游无尽虚空,小则可如芥子,辗转腾挪似虚影。

        一念可生世界!

        一念可回前生!

        过去未来,皆在一念间!

        这便是成圣之道??!

        而要走到最后,须得吸纳人类的信仰香火气息,获得众人认可,继而获取世界认可。

        如此,不管是上界生灵,道门圣人,又或者是西方佛陀,以及那些虚空妖魔,都是异物,都是敌人,须得排斥在世界意志之外!

        要做到这一点,首先则得掌控皇权,坐上那至尊之位。

        当然,当务之急是活下去!

        恍惚间,杜?;砦?。

        他自身仿佛便是那一头神龙,已然超脱生死,超脱时间的神龙,那一刻,他方才真正将鱼龙变的心法彻底掌控,在死亡刺激之下,在即将陨落之际。

        鱼龙变!

        人便如鱼,终将成龙!

        不过如是!

        于是,在岳冲的神念感应之中,一旁的杜睿突然消失不见,一头神龙摇头晃尾,翱翔在虚空之中,张开了巨口,一口将那迎面飞来的一道光吞没入腹。

        神龙翱翔云海,有无上威严的龙吟回荡。

        那一刻,岳冲恍恍惚惚,自我意志渐渐消散,不知所以。

        还好,这种状况并未保持多久。

        就像突然梦醒一般,睁开眼便是青天白日,杜睿重新出现在岳冲视野之中,那头神龙就像是他的错觉一般,不知所踪,唯有破烂成粉末的车厢证明先前的确是发生了一些什么。

        拉车的龙马并未受到丝毫影响,依旧拉着只剩下车厢底板的马车向前疾驰。

        数十里外,清河真人停下了脚步。

        他面色肃然,三缕黑须在下颌飘拂。

        他望着杜睿所在的方向,眼神有着疑惧,有着恍惚。

        身为杜氏子孙,有着血脉牵扯,再加上无形的因果线,他有所感应,感应到了来自祖先血脉的呼唤,那种莫名强大的力量,让他忍不住有着俯首称臣的感觉。

        错觉?

        还是?

  • 吴江:法院推出手绘漫画引导纠纷化解 2019-04-16
  • 萌哭!熊猫宝宝的首场足球赛开赛啦 2019-04-06
  • “孩子别睡” 交警开道救昏厥男童 2019-04-03
  • 览海宾馆基本情况介绍 2019-04-02
  • 永远也不懂租房和买房是一对一的关系 2019-03-26
  • [雷人]你还没搞懂啊?真正炒房的正是你们自己! 2019-03-26
  • 江西日报社社长王晖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3-21
  • 尼斯湖里有啥?新西兰学者欲探测“水怪DNA”揭秘 2019-03-21
  • 第十六届中国政府网站绩效评估结果发布暨经验交流会在京召开 2019-03-15
  • 新疆兵团第六师五家渠市审计局对红旗农场农村电网改造升级工程竣工决算进行审计 2019-03-15
  • “三聚氰胺”受害儿童父亲敲诈案再审:不构成犯罪 2018-12-19